Edward Tse's Blog

February 14, 2020articles

谢祖墀 | 超越数字转型

数字转型是一个几乎每天都被人们所热议的话题。无论是企业家、咨询顾问、学者还是自媒体人等,都在热烈地讨论究竟数字转型是什么,要怎样做,成功转型的秘诀在什么地方。一些在数年前不相信互联网对商业有重大影响的“实体经济企业家”,今天亦在参与这个话题的探讨并着力于带领他们的企业进行数字转型。

目前,世界正处于以数据为驱动的大变革时代,中国亦在此潮流之中。早在党的十九大中就明确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是根据国际国内环境的变化,加之中国现有的发展阶段做出的重大判断。近期,中国信通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与就业白皮书》显示,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3万亿元,增长20.9%,占GDP比重为34.8%。随着经济结构的优化,消费市场也随之发生了一些变化,例如智能化的产品在近年来备受大众的青睐。为了适应市场的快速变化,企业作为实体经济的主体,在发展中必须与数字化结合得越来越紧密。企业们要么选择遵循数字转型的道路,要不然只能遵循即将被淘汰的道路。这是他们不得不下的赌注。当然,随着时代的快速变化,“数字转型”本身作为一个命题亦在改变。

在2018年的微软Ignite会议上,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提出了“科技强度”(Technology Intensity)的概念。他认为对于企业而言,数字转型和云技术必不可少,且一部分头部的企业已超越了基础技术,采用了较尖端的科技进行创新并开发独特的新型解决方案,从而赋予自己新的竞争优势。我们所熟知的大众汽车(Volkswagen)、联合利华(Unilever)、万事达卡(Mastercard)等皆是如此。

科技强度涉及两个方面:第一,每个组织都必须迅速地采用前沿的技术;第二,他们需要建立自己独特的数字化能力。科技强度以这样的一个等式来表达:(科技采用率)^(科技实力)=科技强度 [(tech adoption) ^ tech capabilities = tech intensity]。

一篇《福布斯》(Forbes)文章解释说:“纳德拉将科技强度描述为文化思维方式和业务流程的融合,促进了数字化能力的发展和传播,这些能力创造了端到端的数字化反馈回路,消除了数据孤岛并释放了信息流以激发洞见和预测,自动化了工作流程和智能服务。”

对于企业而言,数字转型有许多好处。迁移到云存储并采用SaaS(软件即服务)解决方案可提供敏捷性、弹性并节省成本。在2020年,数字转型的应用将更为普遍。想要成功达到数字化转型的企业将不仅是生存下去的公司,还有需要跳出原有思路、愿意探索新型协作方式、发现创新解决方案的企业。

那么数字转型与科技强度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呢?数字转型更多地与所使用的技术和基础架构有关,而科技强度则与企业内更广泛的文化有关——企业如何应用数字转型里已有的工具来挑战极限。换句话说,数字转型能帮助一家公司生存,但是拥抱科技强度将会帮助一家公司进行更深层次的改变和发展。

专注于科技强度可以提升数字转型的高度。科技强度倾向于采用更快的速度,利用它来建立自己的能力并开发特有的知识产权。科技强度将为公司更好地管理其员工,并为当前的竞争格局以及未来的挑战做准备。

为了通过建立自身的技术能力来加速提高影响力,公司需要在人才方面进行投资,建立一种鼓励能力建设和协作以激发新的突破性概念的工作文化。例如,某家企业可能发展了一个概念上的构想,但他们还需要具备拥有构建概念所需的工程和设计技能的员工与将其付诸实践的能力。

信任(trust)是采用和构建技术的基础,信任既是对技术的信任,也是信任合作伙伴的业务模式与他们自身能够成功保持一致。这听起来有些陈词滥调,但是如果公司的技术合作伙伴与他们竞争,他们将永远无法使用技术来建立竞争优势。

一些学术研究的结果说明了技术强度是组织成功的主要驱动力。美国波士顿大学的詹姆士·贝森(James Bessen)对关于是什么使顶尖公司超越了竞争对手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他的结论是,建立专有技术是决定性因素,有助于显著提高生产率。

除了企业之外,科技强度的概念也更广泛地适用于国家的层面,它对政策制定具有重大影响。

在过去的200年里,国家之间出现了巨大的收入贫富差距。经济学家们,特别是美国达特茅斯学院的迭戈·科明(Diego Comin)教授指出,造成这种差距的主要原因是一个国家在使用新技术时的“使用强度”。科明教授将“使用强度”定义为某一种技术在进入一个国家后渗透到民众中的强度。该定义与我们对组织“科技强度”的认知紧密相关。随着时间的推移,技术渗透率或“使用强度”更高的国家将更容易建立自己的技术。这使政府能够为其国民提供更好的服务,使这些国家的大型企业更具竞争力,使中小型企业和企业家提高他们的生产力。

为了鼓励技术的采用,国家们需要优先考虑在哪里下注,例如如何广泛地使用连通性(connectivity)等。今天,各个国家和地区之间的连通性仍然不尽相同。以目前的采用率,低收入国家和地区要实现大范围的互联网访问要等到2042年。

无论是对于国家亦或对于公司而言,要下的赌注仍然极高。在数字时代里,科技强度对于经济增长至关重要,每个部门都将受其影响。因此,这是一个在国家和全球范围内促进更大的经济发展的机会。而科技强度带给不管是私营还是公共部门的利益和资源,都将让他们在面对社会的紧迫挑战时较能有些弹性的空间。

你的企业准备好超越数字转型了吗?

 

注: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Share this:

FOLLOW ON:

ABOUT ME

Founder & CEO of Gao Feng Advisory Company, a global strategy and management consulting firm with roots in China. —learn more
SUBSCRIBE VIA EMAIL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沪ICP备19023537号 © 2019 Theme by Edward Ts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