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 Tse's Blog

June 2017confrence

当今中国创业生态与创业家基因论坛

4月18日,由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经济发展研究院和磐缔资本共同主办的“当今中国创业生态与创业家基因”论坛在交大安泰管理学院召开。谢祖墀博士受磐缔资本的邀请,参加了本次讨论会。

以下为谢博士在本次论坛的对话环节实录。

屈红林:很高兴有这个嘉宾云集的机会。刚才周晓露周总的演讲尽管我不是第一次听了,但还是非常感慨。一个企业家失去企业的痛,每一次听都很有感触。有投资圈的朋友分析说,在西方受过教育,看到过比较美好生活的那些人,不太容易把公司做到底,往往还没上市,在并购阶段就卖掉了。所以,如果有人要收购你们的公司,你们会卖吗?或在什么情况下会卖掉?

谢祖墀:刚才听周老讲了他的故事,非常感人也非常钦佩。我是三年前创业的,在中国的波士顿咨询行业做了二十几年,开拓了波士顿咨询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做中国区的总裁,后来到了BoozAllen,担任大中国区董事长。三年前我决定离开大咨询公司自己创业。当时好多人有疑惑,因为我的情况跟周老有点相似,当然我的成就很小,当时我是可以退休的,在经济方面可以说无后顾之忧。三年过去里公司的发展非常快速,其实有很多著名的外企找来,还没有谈价格我就已经一口拒绝了,我们是不卖的,我在做的是一个长期的追求,我们有我们的梦想和追求,这不是简单用金钱能买的。出天价都不卖。

屈红林:谢谢。我刚才注意到秦朔问周老,如果当时他一直在云南白药做总工,可能后面不会创立滇虹,创立滇虹可能是因为60岁必须退休,这让我在想,创业是不是都伴随着一种遗憾,因为有遗憾、有愿望在原来的路径中没有被满足而导致了创业。请大家分享一下,什么样的环境促使了创业?比如谢总创立高风咨询的时候有没有什么遗憾?如果您在大机构可以做到全球董事局主席您还会创业吗?

谢祖墀:我想可以说离开是对的,但是我觉得更多是一种追寻。我1992年从国外回到上海,代表波士顿咨询到上海成立第一个办事处。可能在座有人还记得,当时还没有管理咨询这个概念,我们应该说是第一家进来的外企。当时我有一个比较天真的想法,就是外企的咨询公司,无论是麦肯锡BCG,或者其他公司,他们一定能够帮助中国的企业,把他们中国企业的管理水平能带上去。我很希望能够加入他们,同时也可以帮助一些外国的跨国公司好好把中国的业务把它做好。

我在咨询公司做20了年,也做到了全球最顶尖,我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中国人能够担任高级合伙人。但是为什么我最后离开?因为有个一辈子的遗憾,就是20年之后我发现,所有的外国做总部的咨询公司,无论它品牌多大,他们都搞不清楚中国在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号称帮中国企业发展,但都没有做好这一点,这是我个人的观察,这是很奇怪的。

这个论坛主题(创业家基因)其实很好,如果没有搞清楚基因就没有办法把事情做好。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商业创新的中心,现在最强的孕育中心在中国。可能美国硅谷也是,但是总的来说核心在中国。

屈红林:你觉得全球咨询公司他们认识到了这一点吗?

谢祖墀:没有,这是他们最大的盲点。他们的认识还是很自傲,自以为他们是中心,可以说这也是中国胜过全球咨询公司的机会,因为我们比他们了解中国,同时我们同样有全球视野。我的英文水平不比他们任何一个人差,我能够在全球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可以和他们平起平坐。所以这是一种遗憾,但是这种遗憾让我们追求。

屈红林:谢谢,很精彩。我们都感觉中国有一批品牌在崛起,但是专业服务还没有真正崛起。美国人出来做生意有咨询公司带过来,有投资银行带过来,有商业银行带过来,中国品牌到全世界做生意却没有相应的咨询公司,没有专业的服务供应商。

谢祖墀:软实力的改造就是最关键的最后一步。我们现在大规模的企业有很多,可以说土豪满街都是,但是在软实力和知识方面还差很远。能够占领全世界的并不是在于基金大小,你要有知识,讲的东西有道理,是有思想的思想家才行,不是因为是土豪才成功的。

屈红林:谢谢。企业的发展增长肯定离不开几个事情,比如引入人才、资本、专业服务机构等。首先跟谢总交流一下,听说现在给上海家化做咨询的是贝恩咨询,成果为什么这么差,企业利润下滑90%,你有没有听说这个故事?刚才周老总也讲了引入人才和资本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您觉得企业应该引入什么样的资本?

谢祖墀:企业怎么用好咨询公司应该说是一个双向的过程,企业一定要很理解这些公司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不要盲目地以为这些公司只要品牌大就能帮你解决所有问题,这不太可能。另一方面,好多以西方为总部的咨询公司,在中国已有十年的时间,但没有一家咨询公司的对于中国特定的问题,特别是中国企业发展的难题能解决好。

家化过去几年的业绩,我觉得应该说咨询公司有责任,但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在他们头上。一个企业的发展有很多综合性原因,以我个人的观察,本来老家化有很优秀的管理团队,他们长时间带领家化发展,取得很不错的成绩,然而平安接手之后把管理团队很大幅度地调整,调整的初衷应该是好的,认为这能让家化发展到另一个阶段。但其实要做好企业不是换人那么简单。因为一个企业经过长时间的累积,有很多文化,有他的成功或者不成功的原因,里面有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很多客户达成很多很深厚的关系,品牌也需要很长时间积累去打造起来,不是说今天换一个团队,这个品牌就一定能继续上去。

屈红林:我注意到平安保险的模式,是在做金融业的时候,会请一个咨询公司,做完这个项目后往往咨询团队就留给这家企业了,麦肯锡就是典型案例。(谢祖墀:平安是这样子。)对,据说贝恩现在也有人留在家化做首席品牌官,你觉得这个引进人才的路线对吗?

谢祖墀:做咨询的也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去企业,咨询顾问能直接出主意,但不一定有管理、落地能力。过去这些年有不少咨询顾问到企业去,这是一件好事。家化他们请了一个贝恩的人去行不行?我不知道。

屈红林:由于时间的关系,我最后一个想跟大家探讨的问题,是对宏观经济或者行业机会大家有什么看法?尤其对周老总这样的创业企业,有什么建议?

谢祖墀:第一季度的中国经济数据昨天发布了,应该说还是不错的,我跑全国的企业交流,感觉的确是有点好转。中国老百姓对于生活的要求越来越高,追求的是能够养生,健康,对生活有帮助的产品以及服务。我觉得周老现在的产品理念,对中国很大一批消费者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和竞争力的。

Share this:

FOLLOW ON:

ABOUT ME

Founder & CEO of Gao Feng Advisory Company, a global strategy and management consulting firm with roots in China. —learn more
SUBSCRIBE VIA EMAIL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沪ICP备19023537号 © 2019 Theme by Edward T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