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 Tse's Blog

July 29, 2020viewpoints

高风观点 | 新冠疫情加速机器人与自动化相关行业发展

中国正开始逐渐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恢复。而伴随着这次复苏,中国也将着力解决长期存在且因疫情爆发而加剧的社会难题。虽然新冠疫情给许多企业带来了挑战,但新的商业机会也随之涌现。为解决劳动力问题并减少人员接触,机器人与自动化相关行业将迎来大力发展。疫情将催化不同行业自动化程度的提升,比如在制造业与自动驾驶等领域。随着自动化被融入进企业的商业模式,未来也将会有越来越多人机交互以及机间交互的场景。
驱动因素
一系列因素正驱动自动化在疫情下加速发展。首先,中国政府及其出台的政策扮演着核心角色。政府愈发意识到,它们应更加高效地进行公共管理,尤其是在保障民众的健康和安全方面。中国不仅致力于促进发展国家经济,其更关注行业全局,完善公共管理议程。2020年3月,习近平主席宣布,将会在“新基建”方面加大投资力度以应对疫情。此次投入力度之大,“前所未有”,特别反应出政府对公共管理的重视(图1)。国家发改委官员伍浩表示,新型基础设施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内容:一是信息基础设施,如5G、物联网;二是融合基础设施,如智能交通、智能能源;三是创新基础设施【1】。新基建将为中国下一代智慧城市打下基础,而自动化会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推动智能制造及智慧出行领域的发展。
图1
中国“新基建”
来源:中国日报,南华早报,高风分析
其二,政府新基建议程中提到的技术与相关产业,诸如5G基建、人工智能(AI)、大数据中心及工业互联网,都是推动自动化与机器人相关产业落地与发展的关键要素,为现有企业实现创新与转变打开新机会、新领域。最后,消费者需求与企业需求变化亦在加速。消费者所需的数字化程度日益增长,随着他们不断从线下向线上转移,人与人的接触将被减少。在疫情的影响下,食品配送企业,如京东生鲜与每日优鲜的用户使用量暴涨。在中国疫情的高峰期,每日优鲜订单量同比增长400%【2】。与此同时,疫情的蔓延不断影响着全球供应链,阻碍员工复工复产。企业更迫切期望提升韧性并解决劳动力方面的挑战,在企业将自动化融入其商业模式的过程中,提升供应链的灵活性并减少对人力生产的依赖也成为企业的首要任务。
未来智能制造的构想
受疫情影响,许多制造型企业对于数字化转型的态度已然改变。在疫情期间,大部分地区施行封锁措施,之前依赖人力生产的制造型企业因缺乏人手无法复产。在危机过后,制造型企业更加积极地拥抱自动化,为企业寻求数字化转型。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兼前任董事长马云说:“疫情已加速数字化转型”。对于在下游的中国领先工业机器人供应商如埃斯顿、拓斯达,他们接到的商业询问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增长。同时,今年5月,在2019年到达平台期后,中国工业机器人产量增长在总体经济仍在复苏的大背景下逆势高速增长【3】。展望未来,自动化将成为制造型企业数字化的基石,助力他们通过数字手段管理供应链并进行生产最优化。制造业的未来新趋势也正初现。因疫情,随着消费者的网购习惯日渐增强,企业拥有了海量数据以指引他们的产品设计、生产规划以及供应链管理——企业的生产灵活性与韧性将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通过AI预测 (predictive AI),企业能够为整个生产过程找到最优解。而制造商的下一步是实现“共享制造”。在多家公司将生产线自动化,并利用工业互联网管理其生产过程的基础上,他们也加入了一个潜在的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中,智造资源、生产工具与装备、物流,甚至设施都可以在制造商之间共享,最终提高整个制造业的效率,减少闲置生产力(idle capacity)。头部企业正积极地在这些未来趋势中进行投资。中国电器制造商海尔,基于其最新的5G、工业互联网与大数据技术,搭建了卡奥斯平台(COSMOPlat),服务中国的中小企业。通过对整个工厂流程与供应链(包括设计、采购、制造、物流及其他领域)进行数字整合,卡奥斯平台(COSMOPlat)正引领变革,建立起一个开放、多边、交互创造的共享平台,助力实现生态系统内跨行业、跨领域的合作。在众多引领变革、投资未来制造业的玩家中,海尔只是其中一个。中国有大量渴望试验、勇于竞争的企业家们,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家不断迭代自己的商业模式,参与其中。不仅是制造业中现有玩家将会引领且受益于这场变革,要实现“共享制造”的目标,在软硬件、算法和其他相关领域中有能力的玩家都需要参与完成这个共同目标。
自动驾驶汽车的下个飞跃
疫情也为企业提供了试验自动驾驶技术的新机会,在货物运输方面尤其如此。外卖需求在中国疫情高峰期呈指数型增长,企业人手短缺,难以满足巨大需求,因此通过自动驾驶进行配送的好处也随之显现。自动驾驶不仅减少了对人工配送的依赖性,也减少了每次配送过程中的人员接触。
来源:网络
主流电商已开始对无人配送进行试验。今年2月,美团首次在北京公共道路上试用自动驾驶技术,以缓解外卖骑手短缺的问题。同样,京东与阿里巴巴旗下的饿了么也在此期间对自动驾驶配送进行测试。各大电商平台正成为打造中国自动货物运输生态系统的驱动力。多个生态系统将会涌现,而每一个都可能将由阿里巴巴与京东等玩家精心打造而成。这些企业有能力在城市层面进行技术协调,自动驾驶技术也会是中国下一代智慧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自动货物运输的商业化预计会在未来两年内进一步普及。随着技术逐步商业化,中国企业将继续开展试验,而其他配套领域也需相应发展,以辅助其商业化进程。自动驾驶的生产、销售及运营也需要制定相匹配的规范。中国亦需进一步支持创新与包括充电设备、车辆停放区域、车联网在内的关键技术与基础建设的部署。其中对半导体芯片一类关键硬件的支持尤其重要,在这方面中国仍然落后于其他领先国家。紧随货物运输的步伐,自动驾驶技术在载人方面的应用亦会得到发展。这一领域的部署同样因疫情带来公共交通风险而有望加速。目前中国有7个城市正在试行自动驾驶出租车载客。到2020年底,会有超过300辆自动驾驶出租车将在这7个城市展开部署。目前的试运行项目包括初创企业AutoX 今年4月起在上海推出的100辆自动驾驶出租车。百度则计划在2020年底前在长沙运行100辆自动驾驶出租车【4】。出行巨头滴滴出行设立了更远大的目标,计划到2030年,运行100万辆自动驾驶出租车【5】。
商业启示
智能制造与自动驾驶仅仅是中国众多不断变化的商业领域中的两个。中国的商业形势变化迅速,面对行业中天翻地覆的改变,现有玩家与新兴玩家正在激烈竞争着一席之地。海尔、美团、京东此类企业正在各自领域引领创新。制造业与配送业玩家正在加速自动化,如一些基于软件算法的企业或是新兴商业模式的玩家,必须通过不断试验找寻变现途径。诚然,所有玩家都需要在自身的核心业务之外建立新的能力,将企业自身行动与对外合作相结合,走出更宽的路。中国公共设施建设的关键议题也将以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形式为企业开放更多机会。对于中国地方政府来说,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对他们执行中央政府的决定十分重要,他们需要来自私有企业的能力补充。因此各领域玩家需要理解他们在建设新基建和下一代智慧城市中扮演着何种角色。对于制造业和自动驾驶领域的企业,中国则是下一代自动化商业蓝图中的一块重要拼图。衡量自己在中国的定位,对这些企业的未来发展而言至关重要。
参考资料:
1.    Shen, T. (2020, April 20). China Defines ‘New Infrastructure’ to Boost Economy. https://www.caixinglobal.com/2020-04-20/china-defines-new-infrastructure-to-boost-economy-101544888.html2.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20, February 18). China’s delivery workers risk infection as online sales surge amid coronavirus outbreak [Video fil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cZn6niKo0M3.    工业网. (2020, July 7). 统计局:5月全国工业机器人产量逆势上扬.  http://www.indunet.net.cn/staticpage/20200707/070721359.html

 

4.    Dai, S. (2020, April 27). AutoX, Alibaba’s AutoNavi roll out robotaxis in Shanghai’s ride-hailing services market. SCMP. https://www.scmp.com/tech/apps-social/article/3081625/autox-alibabas-autonavi-roll-out-robotaxis-shanghais-ride-hailing

 

5.    Sun, Y., & Goh, B. (2020, June 23). China’s Didi aims for 1 million robotaxis on its platform by 2030. Reuters.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china-autonomous-didi/chinas-didi-aims-for-1-million-robotaxis-on-its-platform-by-2030-idUSKBN23U1U4

关于作者:谢祖墀 (Dr. Edward Tse) 是高风咨询公司的创始人兼CEO、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客座教授,同时他也是香港国际金融学会创会理事。谢博士是中国管理咨询行业最早的从业者之一,在过去20年中,他曾带领两大国际管理咨询公司(BCG和Booz)在大中华区的业务。他为包括国内外的数百家企业提供过咨询服务,涉及在华商业的各个层面,以及中国在世界的角色。他曾为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以及中国一些地方政府提供过战略、国有企业改革和中国企业走出国门的建议。他已撰写数百篇文章以及四本书籍,其中包括屡获殊荣的《中国战略》(The China Strategy,2010年)和《创业家精神》(China’s Disruptors,2015年)。陆宇俊(Alexander Loke)是高风咨询公司经理,负责香港与上海两地业务。他曾为多家跨国企业与本土企业提供咨询服务,涉及领域包括商业战略,互联出行,自动驾驶,生态系统设计以及帮助客户理解未来社会经济与政治局势。胡瑞淇(Rachel Hu)是高风咨询公司咨询顾问。她曾为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多家企业提供咨询服务,专注于增长策略,进入新市场,与商业模型设计。她与客户的合作领域广泛,包括汽车业、互联出行、医疗保健、工业与科技。林君倩(Mandy Lin)是高风咨询公司驻上海咨询顾问,具有为跨国公司及本土客户服务经验,涉及包括工业、科技、医疗保健等领域,专注于战略制定与创新商业模式的研究。

Share this:

FOLLOW ON:

ABOUT ME

Founder & CEO of Gao Feng Advisory Company, a global strategy and management consulting firm with roots in China. —learn more
SUBSCRIBE VIA EMAIL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沪ICP备19023537号 © 2019 Theme by Edward Tse 版权所有